首页 论经济

陷入债务违约危机被银行猛追 煤企苦等行业复苏

2016-05-01 12:36 清风

近日,刚把清盘危机延后的煤炭企业恒鼎实业(01393.HK),又卷入一场追债官司。对曾被评为亚洲最年轻富豪的恒鼎实业董事长鲜扬来说,恒鼎陷入追债官司,只是煤炭行业整体经营压力巨大的一个缩影。(华夏时报)

连续几年的行业低迷,煤炭企业的债务问题开始集中爆发。

近日,刚把清盘危机延后的煤炭企业 恒鼎实业 (01393.HK),又卷入一场追债官司。对曾被评为亚洲最年轻富豪的恒鼎实业董事长鲜扬来说,恒鼎陷入追债官司,只是煤炭行业整体经营压力巨大的一个缩影。

煤企遭遇追债

4月20日上午,恒鼎实业公告称,旗下全资附属公司恒鼎中国于4月15日接到广东省高院签发的附带传票令状。原告人 招商银行 (03968.HK)深圳车公庙分行向恒鼎中国提出申诉,涉及未偿还本金及违约利息款项约人民币5.76亿元。

就在该公告发出的前一天,恒鼎实业成功押后香港清盘呈请,相关聆讯已被押后至今年6月20日。这也意味着恒鼎实业又获得了两个月的“缓冲期”。不过,刚缓了一口气的鲜杨又遭遇了追债官司。

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鲜扬先后收购了位于四川和贵州两省的20个煤矿、两家洗煤厂及1家炼焦厂,成为“西南地区最大的煤焦化民营企业”。同一年,恒鼎实业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成为第一家在境外主要资本市场IPO上市的能源型民营企业。

不过,近几年整个煤炭市场的产能过剩以及价格低迷,让恒鼎实业从2013年陷入亏损泥沼。2012年该公司盈利5.93亿元,但到2013年就亏损了5300万元,到2014年更是巨亏14.2亿元。2015年年报虽然未出,但上半年报已经显示税前亏损了3.86亿元。

据记者了解,这一次的追债官司,源自一项贷款协议纠纷案件。2013年1月13日, 招商银行 深圳车公庙分行与恒鼎中国订立担保协议,其中六盘水恒鼎及盘县喜乐庆作为担保人,而六盘水恒鼎、盘县喜乐庆及四川恒鼎质押若干资产及采矿权。然而,直至今年1月20日,恒鼎方面未偿还的本金及违约利息款项总计约5.76亿元,由此招致 银行 方面的申诉。

但据统计,除了这笔5.76亿元的欠款,恒鼎实业去年11月还有一笔债券违约。该债券为其在新加坡交易所发行的4亿美元5年期优先票据,票面 利率8.625%。2014年已提前赎回了2.17亿美元,到2015年11月4日到期日,还剩下本金1.83亿美元未兑付,加上利息790万美元,总计仍有1.906亿美元待兑付。

此外,该公司还有数亿元的银行贷款逾期。恒鼎实业间接控股的一家子公司向一家银行借入短期无抵押贷款,已在2015年6月到期,而公司尚未支付有关应计利息,至当年9月底尚未偿还的本金约2.9亿元人民币。

此外,恒鼎实业一笔约1.34亿美元的长期抵押贷款于今年1月4日逾期。该笔贷款债权人为一家境外银行,由国内一家银行出具的8.58亿元的人民币备用信用证作抵押。该信用证已被强制执行,而后国内银行要求恒鼎实业偿还扣除 保证金 之外的6亿元人民币借款。

目前的恒鼎实业,可谓是内外交困。

山西煤企集体违约

而恒鼎实业的债务困境,却不只是煤炭行业的一个个案,目前整个煤炭业正面临着债务集体违约风险。

2016年4月以来,山西省的煤炭企业连续发生多起债务违约以及债券暂停、取消发行情况。巨债压顶之下,山西银行业不得不通过宽松信贷,及发行债券,帮扶困难企业渡过难关,并使“僵尸企业”有序退出。“债转股”曾于上世纪末帮助山西煤炭国企脱困,如今,这一历史可能会重演。

4月6日,中煤集团子公司山西华昱能源有限公司4月6日正式宣布,其一笔本息共计6.38亿元的短期融资券违约。这是首家煤炭央企出现债务违约,中煤是中国第二大煤炭生产企业。不过,经过多方筹措,几天后该公司得以足额偿付本息,并支付了违约金。

之后的4月8日, 安泰集团 发布的“银行债务逾期”公告称,从2015年底开始,受 宏观经济和行业形势严峻的影响,安泰集团陷入了流动资金紧张、银行贷款逾期并且不断新增的漩涡中。截至公告日,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累计银行贷款等债务逾期3.9亿元,目前正在与债权银行协商解决。

据悉,安泰集团贷款总额100多亿,本身经营压力不大,但由于煤炭已被银行视为“压缩退出行业”,所以许多小银行纷纷抽贷,导致安泰陷入债务违约危机。

目前,七大国有煤炭集团仅公布了2015年前三季度的财务数据。焦煤集团、同煤集团、潞安集团、晋煤集团、阳煤集团、晋能集团、山煤集团负债总额超过万亿,体量相当于山西省2015年全年的 GDP,总体资产负债率达80%。

等待行业复苏

煤炭业的整体债务违约危机,主要则是因为受到行业周期调整的影响,以及部分小银行看淡煤炭业抽贷。

4月25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在做工作报告时披露,过去一年,煤炭行业主要经营性指标呈现下滑态势。

据介绍,2015年,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主营业务收入2.5万亿元,同比下降14.8%; 煤炭采选 业 固定资产投资4008亿元,同比下降14.4%;应收账款净额3548亿元,同比增长8.5%;成本费用利润率1.8%,同比下降2.7%;负债总额3.68万亿元,同比增长10.4%;行业利润总额441亿元,仅为2011年的1/10(2015年煤炭价格、利润总额与2011年相比分别下降了55%和90%).

“历经3年多经济下行,市场低位徘徊,煤炭价格比2011年高点位下降了60%,行业利润总额下降了90%,亏损面继续呈扩大态势。” 王显政表示,行业经济效益下行,债务增加,盈利能力不足,企业经营困难问题突出,脱困与转型发展的任务仍十分艰巨。

而对于大部分煤炭企业来说,要缓解公司的困境,最终走出泥沼还得靠整个煤炭行业的复苏。

责任编辑:清风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