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听产经

高榕资本高翔:O2O未死 只是进入深水区

2016-04-29 14:07 清风

没有武林秘籍存在,也没有传承衣钵一说。

但,他们总是不约而同在世界尚未觉察处,一掷千金,放手一搏。

这就是风投。

丙申年春,网易创业Club重磅推出“2016十问风投”系列,分别就十大热点方向,邀请国内顶级机构十位资深合伙人共同探索未来一年创投趋势:IDG、GGV、经纬中国、高榕资本、金沙江、真格……童士豪、朱啸虎、高翔、周炜、邓锋、李剑威……或许你会发现,原来消费升级时代已经彻底到来,共享经济 越发成为普遍存在,企业服务到处填补低效漏洞,VR使用场景尚待验证何处可行,AlphaGo之后的人工智能探索商业结合,文化娱乐产业遍地结果。原来你对事物更精彩的渴望,正有一群人在不分昼夜地打造它的模型。

风投,步步惊心,但让点石成金不再只是传奇神话;

创业,九死一生,但让摧枯拉朽改变世界成为可能。

Color the world,color your life.

网易创业Club“2016十问风投”第十期,推出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高翔的深度访谈,探讨O2O和“互联网+”领域的投资逻辑。

高榕资本高翔:O2O未死 只是进入深水区

文/网易创业Club 王先

观点拾贝:

1,很多投资机构选择远离O2O是好事,垂直领域020仍是高榕的重要方向。未来5年或者10年,高榕都会基于“互联网改变一切”这句话去做投资;

2,满足两大条件的O2O值得投资:市场足够大,行业存在很多效率浪费;

3,资源的供给和需求矛盾,不可能因为互联网而骤增,但互联网可以提高效率;

4,O2O创业门槛相对越来越低,但做大的难度也越来越大;

5,如果碰到一个很优秀的创业者,即使他现在做的方向可能没有那么好,你也应该去赌。

2013年底,张震、高翔和岳斌作为创始合伙人成立高榕资本,专注TMT领域投资。2014年1月8日,第一支美元基金募集完毕,高榕资本的投资历程正式开始。BAT、小米、搜狐、京东等数十家企业的创始人都成为了高榕的出资人。高榕在中国大陆现有北上广深四个办公室。

高翔虽然常驻广州,但差不多每个星期都会在广州和各个城市之间飞来飞去。“2015年居然飞行时间有300多小时,加上候机和在路上的时间,估计比我在家的时候都多了”,在自己的一条朋友圈里,高翔写到。

现重点关注互联网+、移动娱乐等领域的高翔在接受网易创业Club专访时说, “我脑子里一直记得一个场景,对我后来的性格养成和做事方法影响很大。”

从小到大,高翔的学业可谓一路顺风顺水,这让他父亲在朋友面前颇感自豪。直到读高中时,有一次父亲的一位朋友来家做客,讲了这样一句话:“小孩这么顺,迟早还是会碰壁的。”言者无意,听者有心,这句话高翔记了20年。

“所以后面我碰到各种困难,其实都没有那么在意。因为我意识到,经历困难是一种很正常的情况。”

许多机构已放弃O2O,“是件挺好的事”

前后经历了“百团大战”、“资本寒冬”、“C轮死”等风暴,此前热衷于投资O2O的不少机构已渐渐偃旗息鼓,不再把020当作重点领域关注。

“其他机构认为这个方向不太好,是件挺好的事。”高翔在网易创业Club的采访时说,投资是一件比较个性化的事情,大家难免有不同的看法和判断,但高榕仍然把“互联网+”或者垂直领域的020当作高榕最重要的方向。高翔说,未来5年或者10年高榕都会基于“互联网改变一切”这句话去做投资选择。因为一个常识的判断是,人们现阶段在日常生活中仍有很多不愉快和不好的用户体验,这正存在着被互联网改造的机会。

高翔认为,如果今天的创业者还在谈餐饮服务,谈3公里以内的外卖服务等等,当然没有很大的机会,创业公司未必会比“新美大”做得更好。但O2O是一个更广义的大概念,不仅仅是吃饭或出行这些方向,所以高榕还看好房产、教育、医疗、汽车等领域可能产生的互联网改变一切的机会。

除了垂直领域的020,高榕重点看的领域还包括三方面:第一是智能硬件,包括互联网和硬件的结合、硬件和硬件的结合;第二是纯粹的移动互联网的机会;第三是垂直电商,包括社交和电商的结合。其他的前沿的技术比如VR、AR、机器人和企业服务等方面都会关注。

此前,高翔曾负责投资管理过土豆(纳斯达克上市后与优酷合并)、91助手(百度以19亿美元收购)、3G门户(纳斯达克上市)、动网先锋(掌趣科技以8.1亿人民币收购)、刀塔传奇、猿题库(高翔是最早进入的风险投资人)、爱屋吉屋等项目。

O2O进入深水区

高榕对O2O的主要分类方法还是看市场大小。高翔认为,有以下两个条件的行业有潜力被互联网改造:

1,市场是否足够大。比如保险、金融、医疗等等,都是巨大市场;

2,尚存在很多效率浪费的行业。无论买方、卖方或中间方都对行业并不满意,还有很多痛点没被解决。

满足这两个条件的行业,高榕都特别关注,并且认为蕴藏着产生巨大公司的机会。同时,每个行业又有每个行业自己的特点,所以需要分别进行充分的研究加强了解,再去判断什么时候适合被互联网改造,或者从哪个角度改造。

高翔强调,其实O2O并不限于生活服务。人们此前提到O2O这个名词,很容易想到外卖或上门服务等和生活直接相关的方向。但这些服务只是人们需要的一部分。

之所以生活服务里创业者特别多,其实和互联网创业者的知识结构有关系。因为人们总是从自己的痛点出发,寻找创业方向,而最容易想到的就是和吃喝玩乐相关的事情,只因身有体会。

实际上,还有包括医疗、保险、金融、教育等很多行业还有不少可被改造的机会。至少从目前看,互联网渗透率还很低,而且也没有说真正哪个模式已经跑出来被验证,达到了真正改变传统行业的效果。

这些领域更需要了解、调研的时间,对进入这些领域的创业者来说,对其本身对专业度的要求会越来越高。浮在表层的O2O创业机会已越来越少。

从这个意义上讲,现在意义上的O2O,只是第一阶段。未来020进入深水区。

比如说互联网医疗。

高翔称,高榕在一年多之前开始关注互联网医疗。每个人实际上都不满足目前的现状,这是一个潜力非常大的行业。

此前,互联网医疗领域,BAT已经做了众多布局,而且也已经出现了估值10亿美元以上的一些公司。高翔说,乍一看,互联网医疗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投资机会了。但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些公司大多只是在做外围的布局和尝试。在某种意义上,还没有真的做成互联网医疗,或是深入到医疗的核心领域。这样看来,机会还是存在。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调研和实践,高榕在互联网医疗领域做了有选择的布局,被投公司名医主刀也在最近完成了千万美金级的B轮融资。

虽然资源的供给和需求矛盾,不可能因为互联网而骤增,但是互联网可以提高效率。比如同样100个医生,此前可能一个月服务1万个病人;经过互联网的效率提升,可能会服务2万到3万病人。或者原来这100个医生,有一大半时间花在了不属于他看的病人身上,有可能他是一个高水平的医生,应该把时间都花在动手术上,但是因为现在的体制,很多时间都用在了看门诊,“其实这就是效率的浪费。”

从大角度讲,高翔认为今天互联医疗创业公司面临着两个最大问题:一是如何让核心医生资源参与到互联网革命中来;二是互联网医疗公司如何找到一个好的商业模式。这两点解决好,会产生一些新的切入点和新的创业机会。但作为复杂模型的医疗行业,很难寄希望于有一家公司像打车软件一样把问题快速解决,今天创业企业所做的,只是在向未来的成功接近。

高翔并不否定由需求倒逼供给带来政策上改变的可能。

“回顾过去几十年互联网发展史,作为新生事物的互联网其实在很大程度上都游走在政策的边缘,在一些模糊地带生存。但它客观上又确实表现出了高效,从政府角度讲,也会逐渐引导和规范这类事情。我觉得未来人们24小时都可能在用互联网,只是今天很多地方还没有延伸到。”

虽然创业门槛相对越来越低,但做大的难度也越来越大。“互联网的创业者很多时候非常有激情,但也有很多时候会过于低估传统行业的能力。所以做O2O方向创业,你面临的困难可能会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

高翔说,对于O2O领域的创业者,“一是要善于思考,二是要充分调动资源。这是最重要的两点。”

投资爱屋吉屋 :人和模式

爱屋吉屋创始人黎勇劲(Sam)曾做了一段时间VC,并在2006年促成土豆的第二轮投资,此后加入土豆网董事会,直到土豆上市后离开,开始创业;做了一款打车软件“大黄蜂”,后卖给了快的,离开;继续创业,开始了爱屋吉屋生涯。

同为土豆最早投资人的高翔和黎勇劲是多年好友,从后者投资土豆到从土豆离开,二人一直保持有紧密的沟通。高翔说:“每次他要有大变动时,我们都会有一个深度交流。”这种交流往往带给两个人很多信息和此前没有考虑到的问题和思路。

“因为我是在A轮参与投资,所以站在当时的时点上,尽管我们很看好爱屋吉屋这件事,中间还是可能会有各种变数的。我认为当时80%以上的决策因素是因为Sam这个创始人本身。”

黎勇劲此前做过投资,做过CFO,做过COO,自己创过业,无论从财务、业务或管理上,和创业相关的各个环节几乎都很清楚。一个公司的从0到1,自己全部经历过。

高翔的另一个判断是他的创业激情很足。其实黎勇劲在第一次创业做大黄蜂的过程中是有遗憾的,尽量财务上有非常好的回报,但他总觉得这件事情可以做得更好,他感受到了用互联网改变传统行业的力量。对黎勇劲当时的状态,“非常兴奋"。

找到高翔交流时,黎勇劲说,“自己一定要再创业”。所以在将大黄蜂卖给快的时,黎勇劲的唯一条件就是“结束后就离开,不要对自己有任何绑定”。卖完大黄蜂的第二天,他开始筹备新的公司。

“一个已经做得非常优秀的创业者,仍然对创业有非常高的激情,同时也在寻找一个更大的方向。所以从这几个点来讲,我们都觉得这个人是值得投资的。即便他当时做的不是爱屋吉屋而是其他项目,我也会投。”高翔说。

方向当然是要讨论的。

据高翔说,关于爱屋吉屋的模式到底是否可行,二人有至少不下5次的讨论,甚至在黎勇劲从大黄蜂离开之前,二人也在经常交换对一些行业的看法。

鉴于之前大家看过不少和互联网房产相关的创业项目,看到很多失败案例,所以在一开始,对这个项目模式首先是质疑。当时高翔提出了很多问题,比如增值点到底在哪里?效率为什么会提高?此前也有做的比较大的导流型公司,为什么还要做?

虽然过去和房地产中介相关的公司并不少,也成就了一些规模较大的公司,但大多主要是从互联网流量方面来切。中介行业是包含了很多服务在内的,丢掉经纪人的环节让买卖双方直接撮合,很容易产生混乱,并不可行。

痛点巨大。带着这个问题,黎勇劲做了至少两个月的调研。包括了解美国模式、中国国情,研究切入点,多方论证。

黎勇劲发现,整个房地产中介其实是个比较复杂的体系,很难通过某个点改变:经纪人拿房源——获得客源——成交——服务——金钱分配到环节上的每个人,如果不参与到交易而只是导流,是没有办法重新改变成本结构的。中国店铺制的中介成本结构恰恰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但美国同类业务是有着中央数据库支持:买房人的买家经纪人与卖房人的卖家经纪人一起把房源录入某个共同系统。对于经纪人来讲,信息更对称,可以把精力更多放在如何服务买家和卖家上面。

所以黎勇劲认为如果做,就要做从头到尾的改变。最终,爱屋吉屋选择了直接做房地产中介的路径。

和大多从轻决策开始的O2O项目相比,这一定是一种重的多的决策。当互联网面对一些传统行业的时候,平台模式就未必是最好的模式。2014年,美国正好有一个新创业概念的提出——全栈式创业。原来的创业是通过改变行业链条里的某一个环节来获得影响上下游的机会。但有时遇到一些传统行业,打一个点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把服务从头到尾全部覆盖到,才能提供完整的互联网体验。

2014年上半年开始做起的爱屋吉屋也是这个思路。

“我们后来发现,其实很多互联网人都有一种平台情结。而平台的意思就是我制定规则,你们按照规则来做事。当一个行业只是空地时,规则是有人遵守的;但到了传统行业又不一样,它是一个堡垒,创业者如果只是在城堡上举个旗子说我制定了一个规则,你们都按照我的规则来玩,是没有人跟你玩的,即便规则再完美。”高翔说。

但是如果创业者先到城堡里成为其一员,和大家一样提供同样的服务,而成本低、服务价格低、效率高,很可能就从内部瓦解原有的行业模式。

高翔并不很关注“红海”或“蓝海”的概念。他认为有些领域,看起来是红海,但只要能找到更好的方法来解决痛点,它可能就是一片蓝海。还是要看创新点。

事情和模式会变化 关键要看人

有一家公司在拟融A轮、B轮、C轮时高翔全都看过,但最终每个轮次都选择放弃进入。后来这家公司成功上市,“多少还是有点遗憾。”

“其实每一轮不投,当时都有具体原因。回头看,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考虑到创业公司是在变化。”高翔说。

A轮时,公司是A模式,但他认为这个模式并不能走远。

在拟融B轮时,公司已经变成了B模式。但估值又比之前高出了很多,高翔认为在B模式前提下,当时的估值并不合适。

然而到C轮时,公司又变成另一个新模式。

高翔坦言,自己当时确实判断对了这家公司在每一轮做事的天花板,但并没有把变化这个因素作为优先考量。

变化在实质上都出于创业者本身,正因为如此,高榕对人的判断极为关注。“所以,如果碰到一个你认为很优秀的创业者,即使他现在做的方向可能没有那么好,你也应该去赌。因为优秀的人会在大的方向上不断地优化自己的节奏和模式。”

后来让高翔印象特别深的是当年投土豆网王微,两人约在中午12点见面,一直聊到晚上12点,中途换了三四个不同的地方,有餐厅,有酒吧,喝了不知道多少啤酒。

高翔说,见到这样的创业者,双方在交流的过程中彼此都会获得很多收获,“我比较喜欢投善于思考的创业者。”

正是基于对“人”的重视,高翔会有意识去结识一些潜在的优质创业者,并把这作为中长期的工作。他会主动去认识大互联网公司的中高层和一些连续创业者,保持长期的互动,经常的交流。他希望这些人打算出来创业时,“第一时间就想到高榕。”

快问快答:

Q:提起O2O,首先想到哪三个关键词。

A:机会、革命、多元。

Q:欣赏哪一类创业者。

A:可以互动交流。和我有化学反应,能坐下来聊很长时间,讨论有来回,彼此都能从谈话中受益。

Q:是否会因为投“知己型”创业者而错过好项目。

A:当然有可能,所以高榕有三个不同风格的合伙人。

Q:会给创业者哪些忠告。

A:不要为了创业而创业。当资源和能力还没准备到位时,别创业。

责任编辑:清风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