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热点

海昏侯主棺整体"打包"到实验室 或有金印及遗骸

2015-12-15 15:19 清风

今日,南昌西汉大墓主棺即将开启,墓主人身份或被证实。此前,在从墓园到主墓的发掘过程中,已有多项证据将墓主人指向汉武帝之孙、第一代海昏侯刘贺。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考古发掘专家组组长、中国秦汉考古学会会长信立祥介绍,“通过缝隙发现主棺里面保存较好,现将其整体打包至一公里外的实验室,这是最佳的挖掘方案。整体打包重量达10吨,由于两侧棺板坍塌,整个主棺目前只有30厘米高。”

主棺清理两套方案

上午,按照预定计划,主棺正式开启。考古表明,主棺位于主椁室东寝的东北部,南北放置,长约4米,宽约1.8米,平面呈长方形,棺木为樟木。从目前情况看,主棺至少有外棺和内棺两重。主棺前部向南倒塌,后部紧贴主椁室北侧板,西梆向西倒塌,东梆靠近主椁室东侧板,上部压盖着已塌毁帷帐的顶板,其下应为棺盖板。帷帐顶板有漆画痕迹,在其上还发现了一把缠金丝的玉具剑,在其东侧边缘发现4个龙形青铜挂钩。专家表示,青铜挂钩可能是用来挂棺外帷帐的。由于早期椁室的突然塌毁,主棺的保存状况不太理想。

据了解,主棺的考古发掘方案,已经经过国家文物局认证同意,15日上午,考古人员将首先对主棺上的帷帐顶板进行提取。“不把它揭开提取掉,下面的工作无法进行。”专家表示,在各类工作全面完成后,再根据实际情况判断是否开棺。

南昌西汉大墓考古专家组组长信立祥表示,由于主棺已经解体,棺内的丝织品、帛画保存完好的可能性不大。因此把采取现场清理作为第一方案。“如果把棺盖板打开之后,里面有大幅的衣衿、丝织品,内部的情况又比较复杂,我们将采取第二套方案,现场装箱提取,到实验室清理。我们盼望出现这种情况。”

据了解,棺盖开启,需要1-2天时间。为了确保文物万无一失,考古专家们将根据清理现场的情况,对每一种可能出现的现象进行提前预判,制定备用方案。

棺柩存在解体可能

法晚记者(微信ID:fzwb_52165216)从现场看到,棺柩清理正从揭起帷帐顶板开始,由于棺柩结构十分复杂,专家分析棺柩存在解体可能。

棺柩长3.7米,宽1.7米。目前,清理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帷帐顶板上留有的金丝玉具剑清晰可见。

自11月14日起,南昌西汉大墓考古工作进入“核心区”,开始对主椁室进行清理发掘。对主椁室的清理主要是要弄清楚主椁室的布局结构,清理主棺外围的文物并弄清楚文物之间的位置关系。经过近一个月的清理,考古人员发现主椁室高约3.4米,高出其周围回廊形“藏合”0.4米至0.5米,面积约60平方米。

主椁室是汉代居室化结构,由东寝、西堂两部分构成,东寝比西堂大一倍。西堂与东寝之间有隔板,中部有门相通,西堂南端有窗。在西堂,考古工作者发现了一架绘有孔子及其弟子画像以及记载他们生平的漆屏风,一盒马蹄金、两盒金饼,博山炉、豆形铜灯、莲枝灯、铜臼、铜杵等青铜器,漆案、漆盘、漆耳杯、漆盒等漆器,武器、仪仗戟架以及金丝类和玉器类随葬品。东寝的南端由西向东分别有门和窗,东北部为主棺位,棺柩南部有仪仗架、榻床、几案以及鼎、壶、染炉、带钩等青铜器,有银扣漆盘和镶玉石和玛瑙的几案,有漆耳杯、翣等漆木器及羽觞、带钩等玉器类随葬品。

12月8日,在主椁室东南侧还发现9个铜鼎。古有九鼎至尊的说法,这个发现进一步证明墓主身份高贵。东室西侧为举行奠仪的空间,有铜镜、鸳鸯形漆器等随葬品。

据了解,帷帐是西汉时期王公贵族殿堂宫室中的重要陈设,也是古代贵胄陵墓中祭台或墓室张设之物,是当时统治阶级豪奢生活的主要象征之一。

推测有金印及遗骸

专家预测,主棺的棺盖上应有非衣帛画。在汉代丧葬礼仪中,出殡用旌幡的现象极为普遍。旌幡的全称为旌旗画幡,为死者出殡时灵柩前张举着的一种旗幡,上面一般写有死者的姓名、官衔,有的绘有画,入葬时再覆在棺材上,其长度约2米。汉代旌幡在湖南长沙马王堆1号墓、3号墓和山东临沂金雀山9号墓、甘肃武威县磨咀子汉墓等处有发现,其中以长沙马王堆1号墓出土的旌幡最为注目。这件彩绘帛画像一件衣服,色彩绚丽、线条流畅、构图严密,衣服上图画的内容分为天堂、人间、地下三个部分。

打开棺盖后,内棺也许有漆画,内棺内壁有可能用镶玉装饰,也有可能张贴、悬挂帛画。长沙马王堆1号墓出土的棺椁,四层套棺内壁均涂朱漆,套棺外表最外面的一层是黑漆素地,第二层是黑地彩绘,其间有许多神、怪、禽兽图像,第三层是朱地彩绘,彩绘龙、虎、朱雀和仙人等,第四层盖板上覆盖了一幅帛画。

然而从目前的主棺状况来看,专家认为南昌西汉大墓内棺出土保存完整的衣衾的可能性很小,但玉器会大量存在,并极有可能出土列侯的金印、墓主的多枚私印和金饼等。当然,专家也不排除棺内存在遗骸。因此,在该阶段的发掘清理、文物提取过程中,多台照相机、两部摄像机将不间断跟踪拍摄,努力做到“慎之又慎,确保万无一失”。

12月11日前,考古人员完成主棺周边西堂和东寝随葬遗物、已坍塌的棺柩前颌和西梆的清理、提取,并对主椁室和棺柩进行三维扫描,获取数字化影像及平、剖面线图等三维数据。12月12日前完成清理并揭取棺盖上部盖压的帷帐顶板。在棺的周围仔细寻找荒帷痕迹,在泥土中寻找荒帷图案的印痕,特别是寻找荒帷下部悬挂的铜鱼或铜璜,搞清铜鱼或铜璜的数量等。

主棺打包到实验室

专家表示,由于环境复杂,将主棺整体“打包”运往实验室是最好的方式,因为实验室距离发掘地1公里,有各种先进仪器和低氧工作间,文物能得到最妥善保护;但如果棺体损坏严重,打包难以实现,就要先清理部分棺内文物,缩小装箱体积,减轻重量后,再运往低氧实验室。

此外,为严格控制南昌西汉大墓及周边古墓群保护区范围内违法建设、违规抢栽抢种等行为,切实保证考古发掘工作的顺利进行,新建区城管大队已组织精干力量对墓葬周边进行全天候、高频率巡查。在南昌西汉大墓保护区约7平方公里范围内,调用了无人机进行监拍,加派力量严格管控,力争全覆盖、不留死角。

打开棺盖之后,至12月31日,其间将发掘清理棺柩及其内部,完成棺柩内所有遗物、遗骸和棺柩本身所有部分的提取工作。如果主棺发掘清理中出现当今难于解决的重大课题,专家还将及时调整和优化发掘方案,发掘时间可能要向后顺延。

南昌西汉大墓考古领队杨军分析称,主棺上的板子比棺盖要长,如果是棺盖应该是一样长,因而是否是荒帷顶板还需要进一步分析。

“主棺上的盖板是否和主棺一体,还需要等待专家组最终意见。”国家文物局专家组成员、中国社科院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实验室考古部主任李存信称,下午4点直播取消,主棺预计整体打包运走,具体时间未定,打算运用低氧实验室。

目前,江西现已成立高规格的领导小组推动海昏侯墓遗址公园建设和申遗工作。

汉墓考古史上之最

专家称,他们非常期待主棺椁内有私印等能直接证实墓主身份的文物证据出土。但是依据已经出土信息组成的证据链来看,墓主指向刘贺的可能性很大。尤其是出土的三架悬乐,明显高于墓主是“侯”的级别。一种可能是某一代海昏侯偷偷给自己放了三架悬乐,还有一种可能是墓主就是刘贺,当时他是皇帝的“叔叔”,自己又曾当过皇帝,身份特殊。

此前,考古人员在主墓西侧的大型车马陪葬坑中找到了5辆木质彩绘车和20匹马的痕迹。海昏侯墓考古发掘领队、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杨军介绍,这是我国长江以南地区首次发现的车马陪葬坑。公元前33年汉成帝下令废除诸侯王车马陪葬制度,根据历代海昏侯生卒时间,基本可以推断墓主人为刘贺。

此外,海昏侯墓出土的三堵悬乐,明显高于墓主“侯”的身份,而只有第一代海昏侯刘贺曾经具有王的身份。海昏侯墓考古专家组副组长、陕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仲立认为:“按照《周礼》中的礼乐制度,‘四堵为帝,三堵为王’”。

在主椁室西侧的一个床榻下,考古专家发现了两盒金饼和一盒马蹄金,马蹄金共25枚、金饼189枚,创下了我国汉墓考古史上之最。

此外,海昏侯墓主椁室发现多组屏风、几案和榻。特别引起专家注意的是在主椁室的东西侧各发现了一张2米多长的床榻。“汉代的榻分为坐榻和床榻,按照事死如事生的丧葬习俗,说明墓主生前经常使用床榻。”海昏侯墓考古发掘专家组组长、中国秦汉考古学会会长信立祥说,据史料记载,刘贺曾患有比较重的风湿病,行动不便,床榻的发现和史料记载吻合。

责任编辑:清风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