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听产经

丰收年卖粮难背后:银行贷款紧缩 企业不敢收粮

2015-11-22 12:26 清风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今年秋天河南粮食再获丰收,但在当前这个秋粮收购旺季,农民们却难言丰收的喜悦。受市场影响,国家今年下调了玉米的临储价格,加上近期粮食市场供应压力增大,小麦价格也未能上涨,挤压了农民的利润空间,引发了一系列“卖粮”难题。

从今年夏粮收购启动到秋粮上市,“卖粮难”的问题在河南多个地方十分严重,排队卖粮、“人情粮”、“压级压价”等现象频发,严重损害了农民的切身利益。目前,河南已新增115个收储库点,委托非国有企业参与中晚稻托市收购。这能否彻底解决卖粮难题?

南阳社旗县种粮大户唐道丽,从乡邻手里陆续流转了2800亩土地。去年夏季遭遇大旱,玉米近乎绝收,今年小麦、玉米两季虽然产量不错,但价格低销售难。她告诉记者,眼下正遭遇事业发展的瓶颈,是最难的时候:“今年麦季遭受卖粮难,后来这小麦低价出售了,刚出完,玉米一斤比着往年将近跌了将近四毛钱,一亩地五六百块钱又损失掉了,利润空间就是三五百块钱,没有利润空间了,甚至都是赔钱了。”

唐道丽低价卖出小麦还算是幸运的。眼下,还有不少普通农户和粮食经纪人的小麦还压在手里卖不出去。邓州一家面粉厂的职工告诉记者,今年从事小麦购销的私人粮商赔大了,收购时一斤1.15元左右,现在价格下降到九毛以下。

南阳种粮大户戚秋阳今年收获玉米300万斤左右,眼下也在为销路发愁。他说:“眼看着目前的形势是差劲大,去年的销路比今年的销路要广的多,为啥不担忧,丰收了弄这么多东西往哪卖,是最关键的问题。”

信阳淮滨县黄湖镇种粮大户刘星也告诉记者,今年他种植了500多亩水稻,预计产量在200多万斤,如今只卖出了四分之一。他说:“排队太难了,今年水分控制的比较严,而且卸车比较难,排队时间太长了,一般一车粮食大概得两三天。”

河南中晚稻托市收购集中在信阳、南阳、驻马店3个地区,其中信阳地区收购量占全省95%以上,但信阳的仓容缺口达100万吨。

信阳罗山县粮食局副局长殷俊说,因为2013年、2014年收购的稻谷、小麦都没有调出去,造成今年仓容紧张、启动库点少。依据往年的收购标准,他们县预计仓容缺口可能在20万吨。

粮食连续增产的同时遭遇仓容紧张,在一些拥有不多仓容的库点,出现“走后门”插队售粮的现象,个别站点工作人员甚至收取好处费提前收粮。

媒体对在豫南部分地区出现的卖“人情粮”现象进行了报道,引起社会关注。记者从信阳市政府了解到,目前信阳已有3名扰乱售粮秩序的社会人员被治安拘留。与此同时,包括潢川县粮食局局长、涉事粮库主任等多名政府工作人员被问责。

今年河南夏粮总产量达702.36亿斤,实现“十三连增”,为2007年以来河南夏粮增产幅度最大的年份。在丰收之余,让农户们矛盾的是,一方面,遭遇干旱洪涝灾害将面临赔本风险;另一方面,粮食丰产又遭遇卖难低价窘境,种粮收益接近成本。部分农户迷茫:未来地该咋种?

南阳农民老李说,一个五口之家,现在平均不到六亩地,种粮收益占家庭总收入比例很小,现在种地基本成第二职业了。他说:“一般有劳动力在外能打工的,都不指望庄稼了。一个人划一亩多地,一亩地两季儿收入一千多点,一家五六口人七八亩地,纯收入万把块钱,啥问题都解决不了。”

对于种粮大户来说,在现有粮食行情下,再盲目流转土地就等于找着赔钱。社旗县种粮大户唐道丽表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农村土地流转形势就开始变化。她介绍说:“现代地租又恁高,所以今年出现有些种粮大户就不种了,算算不划算,退掉了。今年我已经退了将近一千亩地吧。”

眼下小麦播种季节已过,部分农户干脆把原本打算种小麦的地荒着,等待明年春天播种早茬花生,因为中一季花生的收益可能比种小麦的收益还要高。对于种粮大户来说,他们也正在调整种植结构,减少粮食作物种植,改种甜玉米、花生、高粱等经济作物:“种经济作物,像花生,另外是可以发展点儿中药材啊之类的,因为单纯小麦玉米的话,已经是赔钱了。”

低价挫伤农民种粮积极性。但种粮成本持续增加,以及小微企业融资难、银行贷款紧缩等问题,也挫伤了企业收粮的积极性。记者调查发现,就国内市场来说,粮食深加工企业、饲料企业终端产品销售利润维持低位且销售不畅,开工率不足,市场价格下行压力加大。今年国家已采取一定的措施让粮食价格与市场靠近。

当前粮食市场又普遍存在“高仓满储”的情况。河南省粮食经济学会相关负责人指出,“卖粮难”存在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生产、储备、销售等因素外,还受到社会经济环境、消费等方面的影响。单依靠托市收购或者变革收储政策,不能完全解决粮食市场存在的问题,还需在加大收储力度的基础上,大力发展农产品加工业,从而缓解粮食储存压力。

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分析师申洪源表示,未来的粮食价格走向已经很明确:“要逐渐由市场来决定价格的形成。现在这个阶段,能不能完全交给市场,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意图肯定是明确的,如果要促进农民增收的话,得通过直接补贴的方式,‘价补分离’这种方式来做。”

面对储粮困难、粮价下跌的局面,如何最大程度降低种粮农户损失?前不久,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表示,粮食市价过低,政府要采取适当政策,直接补贴农民,但“价补”分开,贴近市场的价格,保护农民合理的利益。

责任编辑:清风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